海底总动员国语版高清下载:CBA球員退役眾生相:從公務員到服務員 你的就業煩惱他們也有

網絡 2018-10-15 11:50:15 閱讀:次

海底总动员壁纸 www.mqnzy.icu CBA球員退役后都在做什么

特約記者 韓磊

悄無聲息之間,剛剛宣布退役的前北京男籃隊長陳磊,已經在清華大學男籃謀到了一個助教的崗位,雖然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目前只是幫忙,但即使未來不去清華,陳磊在退役之后走上教練員崗位,已經是順理成章了。

陳磊或開啟助教生涯

同樣在上賽季結束后選擇退役的天津隊球員張驥,目前也已經轉移到了教練崗位上,與陳磊略有不同的是,張驥目前的身份,是天津女籃的助理教練。

像陳磊、張驥這樣退役后轉做教練的情況并不鮮見,他們也算謀得了一份不錯的工作。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CBA球員退役之后都有清楚的未來與前途,他們也和普通人一樣,在“找工作”時面臨各種各樣的選擇與困惑。

在這期間,有的人游刃有余、順利上岸;有的人一番掙扎之后才平穩著陸;也有的人,在躑躅彷徨中迷失了自我,令人扼腕。CBA球員退役眾生相:從公務員到服務員 你的就業煩惱他們也有

劃重點

 

  • 1CBA球員退役之后的去向大致可分為五類,分別是做教練,進入體制內任職,經商,解說以及其他。
  • 2當教練是最主流的選擇,目前在CBA中有13隊的主教練是退役球員,擔任助教和在各級青年隊任職的更是不計其數。
  • 3早期曾有個別球員退役之后沒有好的歸宿,但隨著CBA影響力的擴大與發展,這樣的個例會越來越少。

 

CBA球員退役眾生相

主流選擇 CBA13隊主帥是退役球員

常規賽將近,CBA季前賽也按部就班地展開了,因為是熱身性質的比賽,各隊對于勝負都并不在意,公眾也不關心,但有一支隊伍是個例外,那就是剛剛更換了主教練的八一隊。

這個夏天,八一隊有不小的變動,一是主場由寧波遷到了南昌,更名為八一南昌火箭籃球隊,二是原主教練阿的江下課,助教王治郅坐到了主教練的位置上。

王治郅擔任八一主教練

球員退役轉型當教練,在中國是普遍的存在。如今的CBA,20支球隊有13支是由本土退役球員擔任主教練(剩余7隊皆為外教),擔任助理教練與青年隊教練的,更是不計其數。

不僅是CBA,放眼世界籃壇,球員退役當教練也十分普遍,NBA的科爾、基德、沃頓、泰倫·盧等人,都是如此,退役球員利用自己多年豐富的運動員經驗,對籃球的深刻體會,轉型當教練的困難比學院派要少很多,畢竟他們最了解運動員心態。

“其實沒有太多特別的地方,八一隊以往就有這種球員向教練過渡的傳統,我這也應該算是一種自然的轉變吧,我本人也挺喜歡當教練的。”此前在接受采訪時,大郅這樣表述自己身份的轉變。

事實確實如此,以八一隊為例,退役球員轉型做教練的有很多,王非、阿的江、范斌、張勁松、李可、李楠等等,當然現在最炙手可熱的就是李楠,紅、藍兩隊經過兩個夏天的競爭后,李楠最終在國家隊主帥之爭中笑到了最后。

國家隊主帥李楠

李楠是2010年退役的,并很快轉型做了教練,先后輔佐過鄧華德、揚納基斯和宮魯鳴三位男籃主帥,無論美國教練、歐洲教練還是本土教練,都非??粗廝哪芰圖壑?。

“退役的時候,當然有不舍、有糾結。”想起自己當年剛轉型的時候,李楠說,“這個東西是這樣,你不能違反自然規律,作為我來講,身體情況不允許我再打球了,勉強的話只能讓你越來越受傷,可能還會讓你對籃球的喜歡程度降低。”

因此,事實上,無論在CBA還是世界其他地方,退役球員當教練可以說是主流選擇,畢竟,專業人做專業事,也算名正言順。

姚明擔任中國籃協主席

姚明只有一個,“當官”并不簡單

除了當教練,CBA退役球員還有一條常走的途徑,就是仕途。

過去我們常說的“體制內”就是這種情況,很多CBA球員關系隸屬于當地體育局,轉會不易,工資也不高,但很多球員還是會守在這家俱樂部,一直到退役,就是為了保留體制內的身份。

等到退役了,體制不會扔下你不管,可能會安排你去當教練,也可能去體育局或其他政府部門成為公務員,通俗來講,就是“當官”了。

體制內球員退役后從政

舉個例子,遼寧隊主教練郭士強還有另一個身份,就是遼寧省籃球運動管理中心的副主任,是官員。不出意外的話,已經在遼寧男籃堅守了14個賽季的楊鳴,退役之后肯定會拿到一個教練的崗位,發展得好,也有可能復制郭士強的道路,成為遼寧體育系統的又一名官員。

胡雪峰走上仕途

同樣情況的還有胡雪峰,在退役之前,他就已經是江蘇男籃的教練組成員了,也不止一次成為中國男籃的助教。但去年夏天退役后,胡雪峰身上最主要的標簽,是江蘇省籃管中心的副主任,不但主管男籃,女籃、青少年籃球的發展都要參與,而且據他透露,自己目前的工作內容,在女籃身上要多過男籃。

“與男籃相比,女籃的社會關注度更低,隊員的成長空間相對局限,但是目前中國籃球協會正在積極開拓女籃市場,WCBA也在發力。”胡雪峰說,“今年的WCBA賽季,江蘇女籃的目標是打入前四名。”

教練員很多人可以做,但走仕途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,無論是郭士強、楊鳴抑或胡雪峰,打球的時候就擁有極高的球商和情商,走仕途對他們而言也是更好的選擇。

當然,在姚明已經出任中國籃協主席的大背景下,上述幾人在仕途的成就都無法和姚主席相比,而姚明成功的原因,也和很多走仕途的CBA退役球員一樣,一是吃過見過,見識過真正高平的職業聯賽是什么樣子,二是有極高的情商,這也保證了他們可以在宦海浮沉中,有所建樹。

姚餐廳

“如果做砸了,別人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”

做教練和走仕途,確實是CBA球員退役后常走的兩條路,但也有些球員既不喜歡當教練,也不適應公務員生活,憑借當運動員期間攢下的金錢、人脈,經商的人也不在少數。

這其中CBA球員做最多的是餐飲,因為這個行業上手快,門檻也不高,借助球員個人的品牌影響力,還很容易打出知名度,甚至很多球員沒退役的時候,就已經涉足餐飲了。

退役后經商是一大選擇

姚明在休斯敦的姚餐廳是最出名的,CBA球員里,杜鋒在東莞開了一家新疆餐廳,西熱力江在烏魯木齊開了一家名為“牧羊先生”的餐廳,朱芳雨在東莞有一家叫“MERAH”的豪華酒吧,當然他只是股東之一,并非大老板。

遼籃隊友為劉志軒捧場

最近幾天還有消息傳來,劉志軒在沈陽開了一家串店,也正式進軍餐飲行業了。

不過,CBA球員囿于經驗,投身商海失利的新聞也屢見不鮮,譬如胡衛東曾經在南京開過一家名為“御廚軒”高級餐館,沒過幾年就關門大吉了;巴特爾在北京男籃效力時,也曾開過一個名為“絲路花雨”的餐廳,最終因為經營不善也不了了之。

林晨耀已打造知名品牌

而如果要在CBA退役球員中找一個經商最成功的,非前福建隊球球員林晨耀莫屬,他的準者體育,已經是國內知名的體育品牌了,早在2015年年銷售額就已經過億,此后穩步增長。

和很多運動員不同,從小喜歡經商的林晨耀早早為退役后的生活打下了基礎,身為福建人的他有著很多“閩商”的特點:頭腦敏銳、務實、競爭意識強,還在打球的時候,林晨耀就開了網店和兩家實體店,并以他的綽號“大腳”命名,這也是準者體育的雛形,隨后,林晨耀從代理其他運動品牌做起,一步步建立了自己的運動品牌,準者體育。

但林晨耀只是特例,他在商業上的適應和突破,同齡的中國運動員中并不多見,用他自己的話來說,“運動員創業確實會比普通人更好,因為他更專業,球迷和消費者對他會更有信任感。但如果把產品做砸了,別人再也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,因為大家都知道你是誰。”

霍楠擔任解說員

解說員?他們都有更遠大的夢想

隨著轉播CBA的媒體越來越多,籃球解說員的需求也越來越大,身為CBA聯賽的官方轉播商,騰訊體育會轉播全部場次的CBA比賽,每場比賽都需要解說嘉賓,這樣的情況下,退役球員就成了更好的選擇,因為他們懂球,懂技戰術,對于場上的情勢變化,往往能做出更精確的判斷。

“當時就是退役之后,一段時間無所事事,突然有一個解說的機會給過來的時候,我一開始是猶豫的,因為解說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職業,而且我覺得自己的的表達能力還有欠缺。”對于自己當初做解說的原因,霍楠是這么說的。

焦健擔任解說員

但在經過了周密、細致的準備后,霍楠還是走上了解說崗位,并且游刃有余,和他一樣有相同經歷的,還有李克、尚平、焦健、張云松,等等,都是退役之后當起了解說員。

不過,這些退役球員能走入這一行還因一個很多退役球員不具備的條件,就是他們都在北京。眾所周知,北京是體育媒體的重鎮,央視在此,體育門戶也大都在此,手握版權的他們在尋找解說員時,就近原則也是第一位要考慮的。

而且,中國不比美國,在美國,可能一位退役球員拿到ESPN或是TNT的解說員合同后,就以此為主業了,中國的解說員卻往往還會有自己的事業。

李克還是男籃助教

譬如李克,他之前一直是佛山青年隊的主教練,現在是中國男籃紅隊教練組的一員;張云松,現在是北京首鋼女籃的主教練;尚平目前則在姚明經紀人陸浩的體育公司上班,解說只是他的副業;至于霍楠,他的主業則是NBL洛陽金星隊的主教練,就在今年的十一假期,霍楠還在家鄉太原舉辦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籃球訓練營。

記者這樣問霍楠,如果讓他在解說員和教練員之間做一個取舍,你會怎么???霍楠說:“最好的狀態當然是兼顧,但如果真的要選的話,我還是希望能在主教練的崗位上做一番事業。”

失意人?個例只會越來越少

CBA的退役球員中,有沒有不如意的?當然有。每當這個問題出現時,有兩個名字是怎么也繞不過去的,一是史勇,還有一個是孫忠誠,他們都是CBA退役球員里失意的代表,但事情也并非表面那樣簡單。

史勇踝關節炎

史勇之所以出名,是因為2011年的時候,《體壇周報》做了一個人物專題,報道了他的經歷,作為前八一男籃的一員,身高2.16米的史勇原本被寄予厚望,結果因為隊醫治療不善,腳傷嚴重的他不得不選擇退役。

退役之后,八一隊給他安排了后路,讓他去衛生科,但史勇拒絕了,因為庸醫斷送了職業生涯的他不想自己也成為庸醫;此后八一隊又安排他去導彈學院上學,畢業之后同樣給他安排好了,一是留校工作,二去地方上當個公務員,三,拿一筆不到十萬塊的復員費自謀生路。

史勇的選擇是:拿錢走人,他拿這筆錢在廊坊開了一間賣麻辣燙的小店,一個月掙上三四千塊,自得其樂。

史勇退役后賣麻辣燙

但在很多媒體轉載他的新聞時,都用了“姚明隊友退役后賣麻辣燙”這一標題,固然聳人聽聞,但卻失去了事情的本意,對于見慣了公務員在不適合自己的崗位上尸位素餐之后,史勇的選擇其實更應該贏得我們的尊敬。

“很多人都不理解,說你為國家打球整成這樣,國家就該養著你,理是這個理,可關鍵是我不想??!”史勇的原話是這樣說的,“要是過被人養著的生活,那我真成廢人了!”

孫忠誠在餐廳當服務員

至于孫忠誠,情況略有不同,在CBA期間效力過山東、浙江萬馬和浙江廣廈的他,退役后曾在北京漂了一段時間,找過不少工作,也聯系過不少企事業單位,但由于沒有過硬的學歷,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,幾番蹉跎之下,流落到了山東招遠一家名叫“小漁村”的餐廳里端盤子。

后來,《煙臺日報》的記者徐立業得到了這個消息,因為孫忠誠是煙臺人,兩人本就相識,就寫了一篇報道,見報之后反響強烈,多家籃球培訓機構希望能聘用孫忠誠出任教練,最終孫忠誠選擇葉落歸根,去了煙臺一家健身俱樂部,做籃球項目的負責人。

之所以說孫忠誠比較特殊,還是和他的性格有一定關系,打球的時候,陳忠誠由于平時寡言少語,與隊友相處友善,被大家親切地稱為“老面”,在當時,他還有球技在身,但等自己退役、面臨二次就業時,“老面”不善言辭、從小打球再無其它專長的劣勢就出現了,求職不順也并非全是意外。

除了上述兩人,CBA的退役球員里,再尋找失意人就不多了,原因很簡單,作為一項職業化程度較高的運動,籃球運動員的收入在國內還是很可觀的,退役之后除非遇到變故,憑借運動員期間獲得的收入,維持正常的生活也無問題。

此外,今天的社交媒體日益發達,運動員也能頻繁接觸各類新鮮事物,在沒退役之前可能大多數人就已想好了退路,最不濟的情況下,去某個訓練營當教練肯定沒問題,去打野球也能有一筆不菲的收入,畢竟時代變了。

史勇、孫忠誠這樣的球員,未來也會越來越少了。

CBA球員退役后有更多選擇

結語

在球場上,我們看過不少球員在比賽中縱橫馳騁、力挽狂瀾,在各類新聞中,我們也見過不少球員香車寶馬、美女如煙,很多人也就想當然的認為,職業體育完全可以永遠和金錢掛鉤,球員們可以一直保持這樣的生活,一天又一天。

但事實顯然不是這樣,退役可能是每一個運動員人生的分水嶺。在那之前,他的人生有無數種可能,但在退役之后,每個人都要走上“找工作”這一條路,這個時候,你之前的表現可能都不再重要了,誰都需要為自己重新打算。

在這一點上,退役運動員和剛畢業的大學生一樣,甚至和每一個想換工作的普通人一樣,都需要經歷迷惑、重新適應,唯一的區別可能是,這些退役運動員之前比你多掙了不少錢。

海底总动员壁纸(海底总动员壁纸 www.mqnzy.icu)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聯系我們 | 免責申明 | 海底总动员壁纸 | 作文